首页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来和亲的异国公主19

作者:纪双禾      字数:5936

    “放肆!”

    候在门外的两个小太监被御书房里传来的皇帝震怒声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今日东方信刚从帝陵那边回宫,前脚刚踏进御书房,后脚四殿下同孟将军就一起过来觐见了。也不知在里面说了些什么,皇上似乎就摔了个茶盏。

    太监总管高睦端着茶盘走过来,用拂尘在两人头上轻轻敲了下:“杵着跟木头似的,也不知道进去收拾。”

    两个小太监诚惶诚恐地低声唤了句:“师父。”又嗫嚅道,“皇上在发脾气。”

    “那又如何?咱们该干的活儿也必须得干。”高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瞥了两人一眼,挥手让他们退下,然后端着茶盘叩门而入。

    皇帝东方信正坐在御案前,一脸严肃,而东方浩鄞和孟长毅垂手立在一旁,  像是刚禀完什么事情。

    高睦快步过去把新茶盏放到了御案上,又蹲到一旁去收拾地上散落的青瓷碎片。

    东方信缓了口气,站起身来背着手,左右走动了两步:“皇城近郊,天子脚下,那些贼子竟敢如此大胆,光天化日地行刺皇妃皇子……此事朕会着令京兆尹详查,你亦可从旁协同,但千万要注意自身安全。”

    “儿臣领旨。”东方浩鄞拱手应下。

    “此前的事可有眉目?”

    高睦端着一盘子碎瓷退到了一边,转身的时候偶然抬眼,见到四皇子正默默地摇头。

    “罢了,”东方信不甚在意地抬了抬手,“倒也不急。”他转头看向了孟长毅,“爱卿今日立下大功,朕也会例行封赏。”

    “微臣多谢皇上。”孟长毅行礼谢恩。

    东方信点点头:“此事就先这么办,待有结果之后再议。你二人也回去歇着吧。”

    “儿臣告退。”

    “微臣告退。”

    东方浩鄞和孟长毅一前一后地出了御书房,还未完全走远,就听身后高公公尖着嗓子报了一句:“皇上摆驾长乐宫——”

    正走着的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脚步,然后又莫名看了对方一眼,各自掩下轻微异样,互相告辞。

    皇帝的龙辇到达长乐宫时,天色已晚,然而整个长乐宫上下灯火通明,寂静无人,只主殿里依稀传来几句听不清内容的叱问声。

    东方信微觉奇怪,制止了一旁高睦已经到嘴边的“皇上驾到”四个字,抬脚径直走了进去。谁知刚踏入主殿,就见地上乌压压地跪了一大片。

    坐在主位上的少女神色带着惊惶不安,转头见到他进来,立刻跳下椅子跑过来扑到了他怀里:“皇上!”

    少女的声音带着委屈的哭腔,东方信立刻觉得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用手臂牢牢地将她的纤腰圈进了怀里:“阿璃这是怎么了?告诉朕,朕替你做主。”

    顾璃在男人怀中哽咽着抬头:“臣妾……臣妾今日险些见不到皇上了……”

    东方信一把将人抱了起来,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她有些羞窘地想挣开,却被他稳稳地放在了膝头,抱在怀里侧坐着。

    “皇上……”她红着脸小声在他耳边呢喃,“宫人们都在呢……”

    “怕什么,整个宫里谁不知道你是朕最疼的一个。”东方信笑着在她耳旁吹了口气,“说说吧,把宫人都聚在这里做什么?”

    “臣妾昨日去庙里替皇上祈福,没想到今日回宫时半路遇到歹人行凶,险些丢了性命。”

    “此事朕听鄞儿回禀过了,已经下旨彻查,必会将刺客捉拿归案。”东方信抓着她软嫩的小手吻了下,“可是此事与你的宫人有何关联?”

    侍立在一旁的图雅福了福身恭敬道:“回皇上,娘娘行事低调,昨日出宫之事也并未宣扬,然而回宫半途却突然遭人伏击,料想凶徒是事先秘密得知了娘娘的行踪,才瞧准了这样的一个方便下手的时机。”

    东方信缓缓点头:“有理。”

    “奴婢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消息自长乐宫中泄露出去的可能性更大,因此召集宫人审问了一番,谁知竟真的问出了些特殊情况。”

    东方信目光微凝。

    图雅见他一副认真听着的表情,便指着地上跪着的一名小宫女继续禀道:“这个小丫头声称昨晚听到了另一名宫女在同别人交谈,言语间说的正是娘娘出宫拜佛的事情。”

    “此话当真?”

    东方信稍微前倾了身体,目光也落到了那个小宫女的身上。

    天子威压之下,小宫女赶紧叩了叁个响头,抖抖索索地回道:“奴婢所言千真万确。”

    “可知谈话的是何人?”

    “奴婢……当时正在恭房小解,没有见到那两人的正脸……”她努力地回忆了一番,“不过其中一人声音十分耳熟,必定是咱们长乐宫内部的人。”

    东方信沉吟片刻,轻哼一声:“既如此,那就一个一个地辨认,朕倒要看看,是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联合外人谋害主子。”

    跪着的众人均是一慌,而图雅心里却有了底,当下快速让全部宫人分作叁列重新跪好,然后亲自带着那个小宫女到每个人面前听她们重复一句昨晚听到的话,分辨声音。

    刚刚辨认过半数左右,小宫女就退到了上一个人面前:“姐姐可否再说一次?”

    那宫女一愣,只好重新开口道:“‘是,璃妃娘娘正是去了京郊的兰……’”

    这时跪在她一旁的另一名宫女疑惑地打了个岔:“春喜,你平时声音不是这样的吧?”

    叫做春喜的宫女眼神明显一慌,看了图雅和那指认的小宫女一眼,强行镇定下来:“奴婢偶染风寒,嗓子不太……”

    话还未说完,那小宫女已经笃定地抬起了手指:“就是她!”

    春喜立刻扑倒在地上:“奴婢冤枉!”小宫女愤愤地盯着她:“我可没有冤你,就是你的声音!”两人情态一个慌张闪躲,一个坚信笃定,明眼人一瞧基本就能辨出是非。

    “好了!”图雅低声呵斥道,“御前喧哗,成何体统!”她快步返回到了皇帝面前,“皇上,这个叫春喜的宫女被指认出了,还请皇上示下。”

    东方信在怀中少女的腰上捏了捏:“爱妃觉得呢?”

    顾璃思索道:“直接就此决断兴许有失公允,还请皇上命人再仔细审问审问吧,若万一是冤枉的,也不叫她受屈就是了。”

    “朕也是如此想的。那就……”东方信随意地扫了一眼那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身影,“送去刑司吧。”

    宫中刑司拷问犯人的手段极其残忍,一旦进去就不一定有命出来,春喜头上冷汗直冒,嘴唇吓得发抖,然而什么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就被两个小太监一起拖出去了。

    图雅解散了剩余的一众宫人,回过头来跪谢皇帝:“若非皇上做主,娘娘不知何时还要遭人暗算,在这长乐宫也是寝食难安。”

    被她的话提醒,东方信也想起了什么:“不错,若是身边人都手脚不干净,那这阖宫上下真的要彻查一番了。”

    顾璃一听正中下怀,溜下地面恭敬地对他福身,语气感激:“多谢皇上。”

    小厨房那边正好端了安神汤上来。

    “爱妃今日受惊了,”东方信主动接过了汤碗和羹匙,“朕喂你。”

    顾璃喝到一半,忽然听人通传说柳贵妃身边的大宫女过来了,说是贵妃娘娘备下了许多佳肴,在殿外恭请圣上去延福宫用晚膳。

    东方信皱了眉头。

    她是代掌凤印祭拜了一回帝陵,就误以为自己真的是皇后了吗?派人特意从长乐宫把他请走,这是要趁热打铁给璃妃一个下马威?

    他不耐烦地抬了抬手:“朕今晚在长乐宫用膳,不过去了。”

    “是。”图雅恭敬应了,转身出去回复候在外面的人。

    顾璃在听到“柳贵妃”叁个字时,想到今日的事,眼神微变了一瞬,然而很快垂下眼帘遮掩了起来。

    她与柳贵妃之间不见硝烟的对战,只怕就要进入正场了吧。

    第二日,刑司那边传来消息,春喜很快招认了是自己把顾璃行踪的消息泄露出去的,但到底泄露给了谁,刺杀顾璃的那批黑衣人又是什么来历,她竟是咬紧了牙关宁死不说。

    消息报到皇帝那里,龙颜震怒,下令严刑拷打,春喜没扛过去,一条小命丢在了刑司里面,然而至死也没有招出幕后指使者是谁。

    倒是个嘴硬的。

    长乐宫这边的宫人们也因为皇帝的旨意,上下彻底清查了一遍,查出了不少各怀鬼胎之人。顾璃和图雅趁机暗中对照东方宸给的那份名单逐个审问,基本拔除了所有的眼线和暗桩。

    东方信重新给顾璃选了一批下人,整个长乐宫的侍从几乎快换了个干净。

    新来的人虽然也并非知根知底,但总不至于像先前那么夸张。何况这番敲山震虎,杀鸡儆猴,哪怕还有诡谲心思的也不得不暂且压下了。

    “公主此次也算因祸得福。”

    图雅一脸安慰地端上来一碟子小甜糕和花茶:“如今咱们长乐宫再也不是浑身窟窿暴露在各路眼线里地方了。”

    “可不要高兴得太早。”顾璃无奈一笑,“敌暗我明,后面棘手的事还多着呢。”

    “公主可是有什么猜测了?”图雅听她的语气有些奇怪。

    顾璃吃下了一整块糕点,又喝了口茶,沉默片刻后转移了话题:“你知不知道四殿下如今住在何处?”

    “听说是……还住在先皇后宫的偏殿里。”

    还未册立为太子,就不能住在东宫,又没被封为亲王,自然也不会去宫外住亲王府。先皇后又已逝世……

    “公主想去见四殿下吗?”

    顾璃沉吟:“眼下还不能直接去,容易招人话柄。”她想了想,“宫中有没有哪里摆放了先皇后的灵位的?”

    “奴婢听闻漪叶园附近有处暖阁设了很大的灵龛,专门供奉过世太妃后妃的灵位,先皇后的应该也有。”

    “那便去看看吧。”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