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第12页

作者:扶苏与柳叶      字数:4197

    “所以,”寇冬做了总结,“不如一把火烧了拉倒。”

    况且,烧对于他而言也是个机会,说不定他就趁乱跑路了呢……

    寇冬忽然把手一拍,“对了,趁这时候,咱们去把婚纱也烧了。老子——不对,我特么早就看那破裙子不顺眼了!”

    他不是那种没节操的人,绝不可能为了生存抛弃自己的尊严!

    寇冬飞快往楼下跑,满怀期望飞奔去更衣室烧婚纱。只可惜刚刚跑到更衣室门口,便听见不远处有房门嘎吱一声响起,紧接着是教父清清冷冷的声音。

    “为什么不睡觉?”

    寇冬扭过头,看见了披着睡袍出来的教父。教父黑黝黝的眼直视着他,像是野狼盯住了自己的猎物,不紧不慢地舔舐爪子。

    他盯住了教子细嫩的脖颈。那一片皮肤白极了,甚至有些扎眼。圆眼睛的少年就站在他不远处,神态惊惶,教他很想把牙齿直接印上去。

    将这个人咬穿了,留在这儿,灌进他的骨血里。

    他的眼里因这样的想法暗沉一片。

    “不听话的孩子……是要被惩罚的。”

    他微微笑着,向前走了一步。

    “——是吗?”

    少年忽然说,“那要不是我不听话呢?”

    “……”教父的眉头蹙起,未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上面着火了,”寇冬的眼睛一点点弯起来,说,“要是我不出来,我怕会被熏死呢。”

    小奶狗的确是告诉过他夜晚出门会被灌满的规则,但那是在无事发生的时刻。

    像今晚这种特殊情况,寇冬就不信这破游戏会仍然固守这规则。

    果然,这句话说出后,教父的脸色显然变了。方才那种奇异的荣光从他的脸上褪去,他又成了冷漠威严的教父,凝望着自己的教子。

    “那么,”他慢慢道,“你来更衣室门前做什么?”

    寇冬一点也不心虚,反而把自己的胸膛挺起来了。

    “这不是着火了吗?”他说,“我害怕我的婚纱出事,婚礼可绝对不能耽搁呀……”

    教父:“……”

    游戏系统:【……】

    快特么别说瞎话了,你刚不是不还信誓旦旦说绝对不可能为了生存抛弃自己的尊严吗?

    这会儿脸不疼吗??

    作者有话要说:

    寇冬(义正言辞):我是为了保护我的婚纱!

    NPC:……

    把你手里火把放下,再说话。

    第7章 落跑的新娘(六)

    教父沉静严肃的神色也变了,半晌后才道:“你这般知道操心……很好。”

    系统愣是从这一句里头听出了讽刺的味道。

    寇冬知道操心?

    操什么心,逃婚的心吗,还是烧婚纱的心?

    偏偏寇冬脸不红心不跳地将这一句奉承接了下来,小白花人设又立起来了,含羞带怯应了一声嗯。

    顺带还吹了吹教父的彩虹屁。

    “这都多亏教父教的好。”

    游戏系统:【……】

    这是它有史以来最无言以对的半天,甚至因为玩家的几句话产生了恨不得将他踢下线的强烈冲动。

    楼上的火越烧越大了。楼梯上铺的皆是厚而柔软的地毯,极容易被点燃,火光熊熊,从楼梯口蔓延出滚滚的黑烟,呛人的很。寇冬捂着鼻子,开始低低地咳嗽起来,忽的听到身旁有人道:“大人,少爷他不在房中——”

    新的管家几步立在了教父身边,这才瞧见了已然站在更衣室门口的少年。他脸上微微变了变,方才深深的一鞠躬。

    “少爷,”他慢慢道,“原来您在此处。”

    寇冬抬起眼,只扫了一眼他,又去看教父。

    教父深沉的眼眸凝望着他,似乎要从他的脸上读出些什么。但寇冬的演技毫不动摇,像是面对着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不动声色道:“这位是?”

    教父瞳孔微微收缩。

    “新的管家,”他沉声道,“你也认识认识——后天的婚礼,也将会是他来负责。”

    寇冬忍不住对系统说:“呵,男人。我们是什么关系,他就拿套了个马甲的人偶来糊弄我?”

    游戏系统:【……您与NPC是什么关系?】

    能是什么关系?

    寇冬愤愤说:“那能是普通关系吗?那可是好感度上了九十的关系!”

    游戏系统:【……】

    “好感度上了九十!”寇冬强调,“他应该爱我爱的死去活来才对,不说对我网开一面吧,居然还这么简单粗暴地糊弄我……”

    他咂了咂嘴,下了最终定论。

    “所以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游戏系统:【……】

    不知为何,熟悉了这个副本之后,玩家的真实属性就开始暴露了……

    满脑子骚想法,而且还皮的不行。

    火势渐大,连这一层也逐渐蔓延开了。管家提着桶一桶桶接水,寇冬与两个NPC率先下了楼,站在古堡前的空地上观望。

    他没有问其他的仆人去了哪儿,教父也没有为他解释的意思。只有小奶狗若有所思抬头打量了半晌,忽的微微笑了笑,笑出唇角一个梨涡。

    他将外袍披在了寇冬的肩头。

    “吓着了吧?哥哥,”小奶狗轻声说,也望着这将窗口映的通亮的火光,“可真是一场突然的大火啊。”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